海归网首页   海归宣言   导航   博客   广告位价格  
海归论坛首页
会员列表 
收 藏 夹 
论坛帮助 
登录 | 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 | 个人设置 论坛首页 |  排行榜  |  在线私聊 |  专题 | 版规 | 搜索  | RSS  | 注册 | 活动日历
主题: 九哥:《父子琴》七,我要当专业提琴手(图)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归论坛首页 -> 海归商务           焦点讨论 | 精华区 | 嘉宾沙龙 | 白领丽人沙龙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九哥:《父子琴》七,我要当专业提琴手(图)   
九哥
[博客]
[个人文集]




头衔: 海归少将

头衔: 海归少将
声望: 博导
性别: 性别:男年龄: -866
加入时间: 2004/02/14
文章: 1277
来自: 日本
海归分: 237545





文章标题: 九哥:《父子琴》七,我要当专业提琴手(图) (3096 reads)      时间: 2008-11-09 周日, 19:40
  

作者:九哥海归商务 发贴, 来自【海归网】 http://www.haiguinet.com

  七,学琴的第二阶段

  

  (受刺激决心走专业提琴手的道路)

  如果说,我学拉小提琴的初衷,还有那么一部分出于想赢的父亲的欣赏和承认,那么,从烧琴谱事件以后,拉琴就完全变成了自己的个人爱好,除了还有一点点想出风头,以及指望小提琴能改变我将来的生存环境以外。再认真想一想,其实对提琴用“爱好”两个字还不够强硬,应该说提琴开始成为我生活的情趣,生活的内容,生活的目的,精神的寄托,甚至可以说几乎是我生命的一切。

  琴谱被烧了,我可以再抄。家里有人时不好练琴,我也可以跑到很远的湘江边躲到人听不到的地方去自我陶醉。但痛苦的是我没有钱买琴弦,尤其是A弦,很容易断。记得那时候一根A弦将近两毛钱,那我要挨两顿中饭的饿才能买得起,因为我每天从母亲那里领到的中餐费只有一毛钱。(注:我这里并没有责怪母亲的情绪。其实从她当时的收入里,每天拿出一毛钱给我吃中饭已经很不容易了。)

  那一阵,如果我需要买琴弦,上午一下课同学们吃午饭时我就会跑到外面去打蓝球。我为买琴弦省钱不吃午饭的事情很快被班上女同学发现。有一天,欧阳同学跑到操场叫我回教室,说有好东西在等着我。我跑回教室,打开抽屉,是一碗热腾腾的百粒丸。我羞涩而感激地看着欧阳同学。欧阳同学却大笑起来,说:“想地美!我才没有那么好。要不是彭满珍同学出钱,我才不会去为你跑腿呢。”

  我在同学堆里搜寻着彭满珍同学。她躲在众人后面,所以只能看见她半张烧红的脸,圆圆的脸。在班上,我其实很少跟彭满珍同学讲话,但这件事使我很感动,以至一直到今天还不愿忘记。不但没有忘记,还要特意写上一笔。

  我装出很为难的样子,大声说到:“这么大一碗百粒丸,叫我怎么吃得下去?我是早上吃得太多,到现在还没有消化掉,所以才出去打球的。”说着我端着那碗百粒丸,用不至于摇晃到使百粒丸倒出来的速度,飞快地逃出了教室。找到个没人的地方,四处看了看,确认不可能被同学看见,我便像劳改犯一样几口就把那碗百粒丸吞了下去。吞完了,连碗都舔了几遍。

  但为难的是,那以后我再也不能不吃午饭省钱买琴弦了。我不但吃午饭,还一定要当着众同学的面吃得响响的,免得再出现羞人的“百粒丸事件”。

  这件事很快传到了马小毛的耳朵里。于是,她会经常给我一些琴弦,还不是一般的琴弦,而是上海出的“红星”牌高级银弦。奇怪的是,那些看上去还很新的琴弦,却都是断的,要自己结起来才能利用。马小毛经不起我的纠缠,终于告诉了我这个秘密。原来她有一个从小一起学琴的小朋友杜果进了长沙市歌舞团。杜果会把断了的琴弦按她的吩咐都留下来。至于那些琴弦是自然断的还是人为断的,那除了天,就只有杜果才知道了。

  那以后,我经常自己去长沙市歌舞团找杜果。他虽比我年龄小比我瘦,但长得比我高出许多。我去找他的理由从开始的向他讨琴弦,逐步变成了向他瞟学琴艺。虽然我一直坚持在李老师那里上课,但认识杜果后,我开始意识到李老师的教学方法和教学内容对于初学者很有用,但对于希望走上专业道路的人来说,就不一定最合适。而杜果已经是专业团体的小提琴乐手,团里一直有学院派的老师给他上课,所以进步很快。我向他瞟学的方法是,每次到他那里,先向他讨几张琴谱纸,就在他那里把他正在练习的曲目抄下来。在抄写的时候当然特别注意他的老师为他用铅笔所标的一切弓法指法、以及表情或技巧提示。谱子抄完后,我会以效对谱子为借口要求他拉一遍给我听,然后跑回家模仿着他自己练习。就这样,他拉什么我就跟着拉什么,我拉琴的进步也很显著。

  我当时真的很嫉妒杜果。嫉妒的还不光是他的工作岗位和学习条件,还有他的那把价值400块人民币的四级金钟牌小提琴。(当时一个工人的月工资只有40来块人民币)每次去他那里,看见他琴背上的那一大片虎纹,就谗得我只掉口水。

  有一天,我又在杜果的房间里抄莫扎特的第三小提琴协奏曲。刚开了个头,他就被团里的领导叫了出去。他出门时对我说:“不要出声,我把门锁起来,就没有人知道你在这里了,放心抄吧。”

  我抄了好一阵谱子,抄累了,休息了一会,又接着抄。等我抄完了第一乐章,一看钟,已经是该回家的时间了,可杜果还没有回来。我坐着坐着打起盹来。那时的小九哥虽然年幼,但还是知道在别人的房间里睡觉是件很欠雅致的事情。为避免打瞌睡,我只得在他那小小的房间里走来走去。于是,我看见了我的妒忌,就是那把四级金钟牌小提琴。夕阳透过窗帘的缝隙刚好照射在琴面上。那琴像个多情的少女仿佛在向我招手。此刻,我再也抵挡不住我的欲望,一小步一小步地接近了她的诱惑。我情不自禁地摸了摸她的脖子,拨动了琴弦发出醉人的声音。我再也顾不得那么多了。我拿起她夹在脖子上,做出演奏的样子。都到了这等田地,还犹豫什么?就拉一下,拉出一个音符也行啊!琴弓碰在琴弦上,那声音顿时把我带入到另一种意境,一种忘我的意境。

  于是,杜果锁住的房子里传出跌跌撞撞的莫扎特第三小提琴协奏曲。

  正当我过瘾到了最高境界时,“砰砰”有人小声地敲门。我从梦境中惊醒,立刻停下琴。甚至屏住呼吸。于是我听到外面一个男人的声音:“杜果,你今天节奏怎么那么乱,要注意啊。”

  我不出声。那声音继续到:“杜果,你怎么把自己反锁起来了,是不是有人在跟你开玩笑?”

  我仍不出声。那声音继续喊到:“杜果,杜果。”

  远处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杜果不在,他们小学员出去搞活动还没回来啦。”

  那声音回那女人:“那就奇怪了,我听到里面有人拉琴。”

  那女人的声音接近了:“不可能呀,我看着他走的,两点多就走了。”

  于是,两个人的声音:“里面是谁?有人吗?再不出声就报告保卫科了。”

  我一听,知道再不出声不行了,只好隔着门告诉他们我是杜果的朋友,就是经常来玩的那个朋友。

  “那好,请你把窗子打开。”那个女人说。

  我只好把窗子打开。于是,一个中年男人和一个年轻女人出现在我的眼前。那女的用带有湖北口音的普通话先自我介绍到:“我姓黄,是杜果的小提琴老师。”

  “黄老师好。”我很懂礼貌地。

  然后那男人说:“我姓肖。”

  黄老师赶紧介绍到:“我们乐团的肖指挥。”接着,黄老师说:“肖指挥说你刚才在拉琴,是真的吗?你能不能再拉拉给我们听听。”

  “看到黄老师和蔼的面孔,我放松多了。但听她说要我拉琴,我又紧张起来,加之肖指挥绷着的那张脸,看上去老严肃的。我支吾地说:“刚才那个曲子,我还没有练习,拉个别的曲子行不行。”于是,我拉了一首在李老师那里学的,我自以为很拿手的《美丽的罗斯玛琳》。可最后那个音的余音未了,肖指挥转身就走。好在黄老师还在。她隔着窗子教了教我左手握琴的姿势。这时,外出搞活动的小学员们回来了。黄老师最后对我说了句:“你是有可能把琴拉好的,但以后要多注意节奏。”

  杜果回来听我讲了所发生的事情后,说:“我正准备跟黄老师说你的事情,因为我们团最近要招小提琴乐手。”

  我听了顿时激动起来,再三求他去帮我问问黄老师和肖指挥,问我刚才拉得怎么样?有没有点希望?李果不得已,只好说:“好,我去试试。”

  “快点回来,再把我关在这里,我要受不了了。”我叮嘱到。

  杜果真的很快就回来了。

  “怎么样?怎么样?”我迫不及待地问。

  杜果笑了笑,没有出声。

  “别卖关子了。快告诉我。”我焦急地。

  “不是卖关子,是怕你听了受不了。”杜果很诚恳地说。

  “你说你说,我什么都受得了。”我逼迫到。

  杜果犹豫了一下:“那好,这话可不是我说的。肖指挥说你拉琴节奏有问题,业余习气太浓,改造成为专业提琴手会有一定难度。”

  “什么!”那话像是在我的脑子里丢了颗原子弹。“什么!‘我拉琴节奏有问题?业余习气太浓?’他敢这样说我!”我吼叫到。

  杜果一副难为情的样子:“是你逼我讲的。我说过你听了要受不了的。”

  “哈哈哈,没什么没什么,有什么受不了的。我拉琴就喜欢节奏自由。还有,我本来就是个业余的。”我自找了个台阶下,便匆匆离开了杜果的房间,连费了一下午抄的谱子都忘了。

  其实,人就是这样,明明是自己长得太高、太矮、太胖、太瘦,或者鼻子太大眼睛太小,可就是别人讲不得。别人一点出来,我们可就要伤心了。

  回家晚了,母亲的骂完全是无效劳动,因为我满脑子都是肖指挥的那几句话。连夜,我给肖指挥写了一封很情绪很情绪的信。第二天下午一下课我又跑到市歌舞团。为了避免碰到肖指挥,我没有进去,而只在外面敲着杜果的窗子。

  杜果的窗子打开了。“忘了谱子吧?”他问。

  我点点头,接过谱子,把信递了过去,说:“帮个忙,交给那个姓肖的,就是你们乐团打拍子的那个。”

  杜果接过信,问我打开看看行吗?我示意可以。杜果打开信。看着看着,他羞涩地满脸通红,他念到:“我向你发誓我要成为长沙市第一把小提琴。有一天,我会成为专业提琴手,成为乐中之王,你会打着拍子指挥着你的乐队跟着我的节奏连滚带爬为我伴奏。”读到这里,他忍不住笑出声来:“九哥啊九哥,我说你,就算你将来真的能当长沙市第一把小提琴,但现在说出来,会不会让人觉得你太过狂妄了点呀?”

  “我就有这么狂妄!别说是长沙市第一把小提琴,我将来还要当湖南省第一把小提琴啦!”我挑衅般语气中带着自信。

  杜果的窗子关上了。

  那以后,我再也不去市歌舞团讨琴弦和抄乐谱了。但是,肖指挥的话语时时刺激着我,变成我决心成为一名专业提琴手的巨大动力。

  续

  我头一次上台拉独奏






作者:九哥海归商务 发贴, 来自【海归网】 http://www.haiguinet.com






上一次由九哥于2008-11-21 周五, 20:42修改,总共修改了1次





相关主题
九哥《父子琴》23,尾声 海归主坛 2009-1-08 周四, 08:11
九哥《父子琴》22、大结局 海归主坛 2009-1-03 周六, 21:28
九哥《父子琴》19,亲人的爱 海归主坛 2008-12-29 周一, 05:18
九哥《父子琴》18,人生道路的转折 海归主坛 2008-12-23 周二, 12:21
九哥《父子琴》17,第一次回国 海归主坛 2008-12-16 周二, 18:11
九哥《父子琴》16,重逢江浪沙与小琳 海归主坛 2008-12-03 周三, 20:55
九哥《父子琴》15,父亲过去的部分真相 海归主坛 2008-12-01 周一, 17:32
九哥《父子琴》14、中国提琴之惨状(教授街头卖艺) 海归主坛 2008-11-26 周三, 19:42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九哥离线  发送站内短信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Skype帐号
  • 九哥:《父子琴》七,我要当专业提琴手(图) -- 九哥 - (6307 Byte) 2008-11-09 周日, 19:40 (3096 reads)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归论坛首页 -> 海归商务           焦点讨论 | 精华区 | 嘉宾沙龙 | 白领丽人沙龙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回复主题, 不能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发表投票, 您 不可以 发表活动帖子在本论坛, 不能添加附件不能下载文件, 
   热门标签 更多...
   论坛精华荟萃 更多...
   博客热门文章 更多...


海归网二次开发,based on phpbb
Copyright © 2005-2020 Haigui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