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伯之春四年后 突尼斯人怀念从前
收藏时间: 2014-10-22 09:10 | 点击数:30527 | 评论数: 0 | [发表评论]
资料内容:

 阿拉伯之春四年后 突尼斯人怀念从前

http://www.creaders.net  2014-10-21 08:45:58  凤凰网  [1条评论,查看/发表评论]

  突尼斯——伊萨·伊姆决心使突尼斯的革命得以继续。她是一位诗人,也是一名前政治犯的女儿。

 

在下周末进行的议会选举中,她将作为一个小民主党派的候选人在首都人口最稠密的选区之一参选。34岁的她戴着一副紫框眼镜,身穿白色紧身T恤和牛仔裤。虽无取胜希望,但她仍充满激情地奔波于突尼斯的老街区,和选民接触。

 

  2011年,人民起义推翻了总统扎因·阿比丁·本·阿里的统治,引发了阿拉伯之春。现在,差不多四年已经过去了,突尼斯人民还在与物价上涨,失业和上升的恐怖主义势头作斗争,把国内的混乱全都归咎于政客们。人们是如此地失望,他们经常说希望回到本·阿里的时代。突尼斯这个国家已经被伊斯兰主义者与世俗论者之间的意识形态分歧给撕裂了。2011年革命之后,伊斯兰主义者赢得了最初几次选举的胜利;而在去年两名议会成员被暗杀之后,世俗派则针对伊斯兰政府进行了一次抗议活动。如今,在突尼斯人民的不满情绪不断上涨之时,一些原来本·阿里政府的前任官员试图卷土重来。而这是自从起义爆发以来,他们第一次自由竞选。

  是革命之后的前景激怒了伊萨女士。

  “这太可怕,也太无赖了,”她说,“他们正从我们的革命中得利,他们正在窃取我们的革命果实,是他们伤害了我们!”

  最近,在首都的老城区内,伊萨女士发现选民愤怒的情绪高涨,并且发誓称他们绝不会选任何人——他们一点儿也不相信这些政客了!“他们想要的只是权位,一旦得到了,就不撒手了!”一名市场工人高声喊着大步走过。旁边,伊萨女士所属的民族民主联盟党的几名工人身穿白色T恤,正挥舞着旗帜,散发着传单。“本· 阿里万岁!”一名小贩看到民族民主联盟党的党旗大声喊道。

  周日,突尼斯人将要选举新一届议会,一个月之后,将选举一位新总统,总统决选可能会在12月28日举行。自2001年以来,已产生了四届临时政府,而这些选举则会结束这一过渡时期。

  在这些参加竞选的候选人中,原属本·阿里政府的官员成立了七、八个政党,有四名前任部长要参加总统选举。2011年,这些本·阿里政府的前任官员被禁止参加制宪议会选举;而2014年,他们则被允许参加议会选举和总统选举。此前,在去年的国民制宪议会上,一项旨在禁止这些本·阿里政府的前任官员参选的投票以微弱劣势被否决。

  许多前任政府官员的卷土重来,特别是与本· 阿里同属前执政党——宪政民主联盟党的成员的回归,使许多小的民主党派感受到了威胁。他们称这些前执政党的成员保留了其商业基础和政治联系并且掌握有大量的财富。

  Abderrahim Zouari曾是本·阿里的坚定拥护者。他曾因腐败入狱,去年被释放。他也参加了今年的竞选。

  虽然内部有反对的声音,主要的伊斯兰政党——伊斯兰复兴运动派还是投票通过了允许这些前任官员回归。这是因为其已经考虑到,让宪政民主联盟党参与国内政治,将会减少针对本党的敌意。与其将其从国内政治中驱逐出去,不如让选民来做选择,伊斯兰复兴运动党领袖拉奇德·甘努奇说。

  一些前任官员的回归也受到了欢迎。上个月,本·阿里政府的前任卫生部长蒙齐尔·兹纳伊迪结束流亡,从法国飞回突尼斯,热情的人群夹道欢迎。周六,政党的工作人员在新粉刷的竞选总部的大楼外悬挂旗帜,一些前任官员将总统候选人希姆·祖瓦利团团围住。希姆·祖瓦利今年70岁,是本·阿里政府的一名坚定分子。去年他曾因腐败问题而被指控,但最终被无罪释放。

  为数众多的前任官员还加入了Nidaa Tounes,这一政党由87岁的政治家贝吉·卡伊德·埃塞卜西领导。他曾在两任突尼斯独裁领导人的手下任职,但却未成为2011年临时总理的人选。去年,埃塞卜西领导了针对伊斯兰主义者的抵制运动,现在其在总统竞选中出于领先地位。他的政党正与伊斯兰复兴运动党竞争,争取在议会中赢得最多的席位。

  民调显示,Nida Tounes和伊斯兰复兴运动党都获得了全国大约30%的支持率,但是任何一方都不可能赢得绝对的胜利。所以在突尼斯的议会体制中,赢得最多席位的政党需要寻找合作伙伴,组成联合政府,共同执政。许多人,包括一些渴望看到北非和平的西方国家,都鼓励主要政党联合起来,组成联合政府。

  那么保守派(经常被称为“Destourians ”,也就是运来的宪政民主联盟党)在选举中的结局会是如何呢?这是未知数之一。“主要的问题是Destourians是否会卷土重来呢,”突尼斯国际危机组织的调查员迈克尔·阿雅里说。“他们是否会作为一股政治势力归来呢?”

  过去四年的骚乱使得突尼斯人民回忆起了过去独裁政府的统治,尤其是哈比卜·布尔吉巴(突尼斯独立后的第一任总统)时期的统治。在那时,一切都是确定的。在怀旧潮流中,人们怀念起本· 阿里统治时期低廉的物价,安全以及干净的街道,他们甚至表达了对本·阿里和其手下官员的支持。

  “如果他们归来,我们会在机场迎接他们,”法蒂玛·本·哈姆说。她是一位5个孩子的母亲。周六,她在突尼斯伊本·西那社区参加了伊斯兰复兴运动党的竞选集会。“他们说本·阿里是个偷盗者——上帝知道他有没有偷东西,但是他绝对没有从穷人这里窃取什么。”

  佩尤研究中心春天做的调查显示,59%的突尼斯民众支持具有强硬手腕的领导人,两年前,这一数字仅为37%。与此同时,只有38%的民众选择由民主政府来解决这个国家的问题,这一数字与两年前同期的61%相比,有了大幅下降。

  这种怀旧之情也使得一些人警惕起来。一帮记者甚至制作了一部名为Seven Lives纪录片。这部纪录片探索了突尼斯民众对于本·阿里的怀旧现象——其中的原因是多重的:这是由于民众心理上的不安;典型的想要回归日常的欲望以及对于本·阿里黑暗统治元素的忽视——包括酷刑和镇压,但这和发展经济一样,是必不可少的,这部影片如是说。其他研究了处于转型社会中(即那些后共产主义国家)的人称几年以后,前任官员会卷土重来。

  “第二次选举时旧政权总会参与,”中间派政党Al-Jamhouri的竞选负责人穆尼尔·达夫斯说。然而他和其他许多人一样,预测革命的许多成就——包括写进宪法的自由,根本无法实现。“我们会看到许多人回归,但是体制依旧在那儿。”

  许多人认为祖瓦利先生是本·阿里所有参选的部长中最强硬的一位。他试图提醒民众,在本·阿里统治时期,生活更美好。Destourians可以在议会中形成一个集团,并接收其他政党的提议,他周六在接受一次采访时说。“虽然我们并未占大多数席位,但是我们不容忽视。”

  “重要的是,过去一段时间,宪政民主联盟党本身以及其内部机制出了问题。现在该政党的发动机又加满了油,它又开始运转了,”他说。“我们有经验,我们了解这片土地,我们熟悉它的历史,我们还可以把握它的未来。”然而,许多政治对手和分析家预测,本·阿里的老部下们将没什么机会展示他们自己,公众也不会将选票投给他们。

  “他们并不强大,”社会民主党Al-Mossar的立法候选人萨米尔·泰伊白说。“他们分布在好几个政党之中,势力太分散。”

  然而其他人警告说,本·阿里的老部下们非常阴险。“旧政权总是暗中行事,”总统候选人及资深异见人士艾哈迈德·内吉比·切波比一次在接受访谈时说道。“旧政权的卷入重来是有风险的,因为他们不怎么光明磊落。事实上,民主化进程受到了很大的威胁。”

  对诗人伊萨女士来说,这是私人问题。在她还是一个青少年的时候,他身为画家的父亲就已经由于支持伊斯兰抵抗运动而在狱中呆了8年。她对此深恶痛绝,因为她认为正是由于这个原因,她的母亲才会早逝。

  “他们占有国家机器,他们拥有大批支持者及金钱,而这正是我们所害怕的,”她说。

  (原文刊载于10月19日《纽约时报》,题:At Birthplace of the Arab Spring, Discontent Opens a Door to the Past 在阿拉伯之春的诞生地,不满情绪让人们怀念从前 凤凰网 詹佳佳译

个人评述:
[空]
网友评论
[空]
我要说两句
用户名: 密 码:        匿名发布
验证码: 看不清楚可点击这里更换!